閱讀數: 16815 | 回復數: 32

發表于: 2018-06-08 15:21
看孩子的路上被車撞了,車主竟然是孩子爸爸?
 
   第1章
 
   碰上你,對我是危險的,而在那個特定時候碰上你,對我則成了致命。
 
   ----王爾德
 
   入夜,燈火闌珊。
 
   位于城北的高檔公寓區,一個男人,跌跌撞撞的從電梯里走了出來。
 
   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過后,男人踉踉蹌蹌的進了臥室,看也沒看的,直接朝著床上躺了過去。
 
   意外的,抱住了一個溫熱的軀體。
 
   “素心,素心,……”男人喃喃出聲,“是你來看我了嗎?”男人欣喜若狂。
 
   仿佛漂浮在海面上,夏沫驚醒的時候,木已成舟,刺痛,清楚的告訴她,這一切,根本就不是個夢。
 
   隨著男人的動作,那份純真,離自己越來越遠……
 
   “素心……”男人嘟囔了一聲,卻聽不清楚到底說了些什么,夏沫死命掙扎,卻只換來更深的桎梏……
 
   夜,好漫長,好漫長,長的讓她看不到一點希望……
 
   在失去知覺的最后一刻,夏沫看到了金屬的光芒,冰冷的,刺眼的……
 
   長廊盡頭的主臥,床上的人沉沉睡著,完全忘記了自己把客臥借宿出去的事情,只是,很多時候,命運總是會在我們想不到的時候,出現曲折,但是,生活,卻仍然要繼續……
 
   ……
 
   夏沫完全清醒的時候,身上的重量已經消失,顧不上多想,拾了地上的衣服,顫抖著穿好,腦海里只有一個念頭,要離開這個恐怖的地方!
 
   一切恐懼,在此刻,消失殆盡,腦子里就只剩下了一個念頭:
 
   離開這里,一切都會消失的,真的!
 
   而口袋里,那個聯系著她和他命運的鏈子,正安然的躺在那里,靜悄悄的,見證著剛發生的一切。
 
   ……
 
   翌日
 
   穆澤西早上醒來的時候,睡眼惺忪,猛地看到客廳里的人,嚇了一跳,“什么時候回來的?”走到廚房倒了杯水,問道。
 
   “昨天夜里。”男人理著平頭,蹙了蹙好看的眉峰,早上醒來,身體的異樣不是沒有感覺,昨天的那場夢,太過于真實,以至于早上醒來,還覺得深陷其中,只是,自己怎么會躺在地上睡著了,而床單,也不翼而飛了!
 
   “喂,你到底要在我這里躲多久?”穆澤西踢了踢男人的腿,示意男人坐過去點。
 
   男人挪了挪,空了個位置出來,遲疑著開了口:“昨天,算了。”手習慣性的摸向了脖子,卻發現那里掛著的鏈子不翼而飛了!
 
   穆澤西看了弟弟一眼,決定還是幫著家里人勸勸,清了清嗓子,“東子,素心已經不在了,你應該明白的。”
 
   被稱作東子的穆向東是個極其英俊出色的男人,比穆澤西略深的膚色,短短黝黑的頭發,看起來顯得英姿勃發,高挺的鼻梁下是一張菲薄的唇,透著堅毅的下巴,嗓音沉穩的響起:“我回家里看看,明天就歸隊了。”
 
   穆澤西攬著弟弟的肩膀,“這才對!”
 
   穆向東走后,客廳恢復了寧靜,穆澤西將杯子放回廚房,才想起來昨天帶了個人回來,只是,這會怎么沒看到人?
 
   他撓了撓頭發,正要上樓去看看,手機響了,等接完這通電話,卻忘記了夏沫的那番事。
 
   ……
 
   半個月后,距離G城幾百公里的A市,消失半個多月的夏沫正坐在屋子里發呆。一墻之隔的房間里,慈祥的老人正安靜的睡著。
 
   面前的桌子上,放著一方手帕和一個鏈子,手帕的右下角,用花體字繡了一個字,很好辨認的字,夏沫看著那個字,通體生寒。她無法想象將那晚的男人和這方手帕的主人聯系起來。噩夢,這個夢,夏沫決定忘記!永遠忘記!
 
   那個人,那個人竟然會是他!夏沫不知道該如何去面對,未來的路,到底該怎么走呢?
 
   春。
 
   往年的四月,桃花都已經開敗了,可今年的G城,開春有點晚,這四月初的天,桃花卻開的正艷。
 
   大半個上午,夏沫都忙的腳不沾地,當剛剛洗干凈最后一只碗碟,正要拿起抹布擦干凈的時候,放在案板上的手機,“吱啦啦”的響了起來。
 
   這山寨版的手機,聲音,真的很大,聽得夏沫心頭一震,拿在手里的那只碗,險些落地。
 
   “寶寶媽媽。”根本就不需要按什么免提鍵,手機根本就不防音,剛按了接聽鍵,就聽見一個女人的聲音傳來。
 
   “王老師啊,您好!”夏沫一手拿著手機,一手順便拿著抹布,準備去將早點攤的桌子收拾下。
 
   “寶寶媽媽啊,你家的囡囡把人給打了,你趕緊過來一趟吧!”王老師倒是開門見山,直接就說了出來。
 
   夏沫正彎著腰擦著桌子的動作一頓,聲音變得緊張起來:“王老師,孩子都沒事吧?”
 
   “您先過來,來了再說。”說完,也不待夏沫回答,就直接掛了電話。
 
   聽著話筒里“嘟嘟”的斷線聲,夏沫直起身子,迅速將手機朝口袋里一塞,蹲下去從箱子里抓起一個小包,并朝著旁邊的攤點喊了一聲:“嬸子,囡囡在幼兒園出了點事,這攤子,你幫我守著點。”
 
   隔壁是個賣面的早點攤,攤主是一對中年夫妻,聽了夏沫的話,女攤主二話沒說,一口應了下來:“騎你大哥的電動車過去,快點!”說著,就去拿鑰匙。
 
   接過鑰匙,夏沫道了謝,慌慌張張的騎上了電動車,直奔幼兒園而去。
 
   “看什么呢?”這會已經快十點了,早點攤上也沒了幾個人,趙富貴擦了擦手,從口袋里摸了根煙出來,點上,優哉游哉的抽了一口,問道。
 
   張秀蘭的視線從夏沫離開的方向收回,一邊拾掇著碗筷,一邊說道:“你說,夏沫這么好個姑娘,年紀輕輕的,怎么就帶了兩個孩子!”
 
   趙富貴慢慢悠悠的吐了個煙圈,“你呀,趕緊把這邊收拾收拾,待會幫著把攤子收了,哪兒這么多廢話!”
 
   “唉,我說你這人,我不就是關心下人家姑娘,瞧你這話說的!”張秀蘭手腳麻利的將碗筷都歸攏到水桶里,而后,又開始收拾夏沫的早點攤上的東西。
 
   趙富貴瞇著眼睛,望著天空,這四月份的天,正是百花盛開的時節,連空氣里,都帶著淡淡的香氣。
 
   “當家的,你說,把咱家大侄子介紹給夏沫,中不中?”耳旁,穿來張秀蘭的聲音。
 
   趙富貴將煙頭丟在腳下踩滅,扯著嗓子說了一句:“就你那侄子,我看著都發愁,還說給人家小夏,你趁早死了這份心!”
 
   “哎,我侄子怎么了,有模有樣的,在工地上,也管著好幾十號人呢,怎么就配不上夏沫了。那閨女,俊俏倒是俊俏,可畢竟不是個黃花大閨女了,拖著兩個孩子,能找到什么樣的!這人吶,就得腳踏實地,什么樣的灶配什么樣的鍋!”
 
   趙富貴將器具整理好,朝三輪車上架著,有點不耐煩聽自家婆姨說這些,“行了,趕緊的,不早了,麻利點!”
 
   夏沫騎著電動車,急匆匆的就朝著七彩幼兒園而去,面上,一片焦急之色。
 
   要知道,囡囡自小性子就很烈,夏沫的奶奶一直都說,囡囡應該和寶寶換個性格,寶寶作為弟弟,性格上更像女孩子一些。
 
   奶奶,一想到奶奶,夏沫心頭的焦躁更甚了。原本想著再存點錢,就能把奶奶接過來了,老人家已經八十多了,這幾年身體一直不好,如果不是為了兩個孩子上學的問題,夏沫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回到G城的。
 
   對此,夏沫安慰著說,等長大點,就會好了。
 
   兩個孩子出生的時候,寶寶就體質弱一些,醫生說了,這孩子天生底子差,要格外注意。滿月之后,囡囡無論是體重還是身長,都比寶寶要好。而寶寶經常生病,一查之下,才發現有先天性心臟病。
 
   醫生的建議是盡早手術,可這手術費用,從何而來。這一拖,就拖到了孩子三歲。
 
   這座城市,留給夏沫的,實在是不堪回首的記憶。五年前的秋天,是夏沫記憶里,過的最糟糕的一個秋天。
 
   很多個夜晚,夏沫實在是扛不住的夜晚,會在腦海里不停的做著各種假設,如果那一天,她沒有跟著沈炎出去,就不會遇上那些事,更不會遇見那個人。
 
   她會按部就班的去念大學,會順利畢業,如果沒有考研究生,會找到一份工作,會把奶奶接到身邊,或許,還會在工作兩年之后,談一場戀愛,然后結婚,生一個孩子,過著平淡卻幸福的生活。
 
   但是,這些,全部是假設。
 
   是的,全都是假設。
 
   當睜開眼睛的時候,她依舊蝸居在狹仄的破舊房子里,每天,要為了孩子的奶粉錢去奔波,要為了奶奶的藥費去奮斗,她舍不得給自己買一件新衣服,卻想盡一切辦法也要送囡囡和寶寶去念幼兒園,她每一分錢都花的精打細算,卻舍得給奶奶買各種適合的營養品。
 
   我的小沫兒啊,奶奶舍不得你這么苦啊!
 
   這是奶奶看著累得病倒的夏沫,忍不住哭的時候,說的話。
 
   夏沫會擦擦奶奶的淚水,笑著說,一點都不苦,我有奶奶,有囡囡和寶寶,足夠了。
 
   真的不苦嗎?
 
   真的很苦。
 
   可是,仍舊要繼續走,從來,不敢停歇。
 
   夏沫騎了輛電動車,車子不算新,臟的都看不出本來的面目。
 
   七彩幼兒園距離早點攤步行十五分鐘,倒也算不上太遠,夏沫穿過小道子后,直接拐上了一條大路。
 
   再經過這個十字路口,就能看到七彩幼兒園了。當初,為了進這家公立幼兒園,夏沫可沒少費工夫,個中艱辛,不足為道。
 
   “哥,你到哪兒了?”電話響起的時候,穆向東正要經過十字路口,他望了眼,剛巧是綠燈,他稍稍加了腳油門,準備通過這個路口。
 
   電話放置在置物臺上,穆向東按了免提,內里,傳出一個女孩爽朗的聲音。
 
   “快了。”
 
   “哥,我跟你說,你這次,無論如何也要待夠半個鐘頭,如果你不想咱媽去盯梢的話,記住了啊!”電話那端,穆念西不放心的交代著。
 
   “知道了。”穆向東冷冷的回復了一句,戴著墨鏡的臉上,掩蓋住了男人漆黑的眼眸,頭發很短,臉上看不出一絲情緒。
 
   “記住啊,你這次休假,主要任務就是完成婚姻大事,記住,要分清主次。”
 
   回答穆念西的,是電話被直接掛斷的聲音。
 
   穆向東一手拿起電話,直接按了紅色鍵,剛要丟開手機,手機傳來“叮咚”一聲,一條短信滑了進來。
 
   穆向東輕踩了下剎車,車速慢了點,他低了頭,正要點開短信,卻沒注意到一輛電動車,從一旁的小巷子里竄了出來!
 
   闖紅燈的是夏沫,她本想趁著還有幾秒鐘的綠燈時間,直接搶過去的,卻沒注意到穆向東的牧馬人的位置,就這么直直的,撞上了車子的左車門。
 
   夏沫本來騎車技術就很一般,遇上這么個緊急情況,不僅忘記捏剎車,還擰住了加速器,電動車就更脫了韁的野馬一樣,沖沖沖的就奔著黑色牧馬人而去。
 
   穆向東再抬頭的時候,就看到側左方一輛電動車呼嘯而來,他猛地踩了剎車,車子瞬間制動,發出刺耳的剎車聲。
 
   一陣天旋地轉,夏沫從電動車上摔了下來,車子也壓在了她的身上。
 
   “隨著一雙有力的大手響起的,是一個男人清冷的聲音:“沒事吧?”
 
   那雙手,將夏沫從電動車下拉了出來。
 
   夏沫在車禍發生的一瞬間,嚇得閉上了眼睛,這會,猛地聽見陌生人的聲音,還覺得沒緩過勁來,口里卻下意識的回答著:“沒事沒事。”
 
   十點多,又是個十字路口,正是人來人往的時候。沒多大會,車子旁邊已經圍了一堆人,而熱心的圍觀者,有拿出手機拍照的,有直接報警的,更多的是抱了一份看熱鬧的心,單純圍觀著。
 
   “你說,這車,得值得不少錢吧?”路人甲八卦道。
 
   “你知道什么啊,這車咱就不提了,你光瞅瞅那牌照!”路人乙一幅不懂就別多說的口氣。
 
   “不會吧!”路人甲倒吸一口氣,不相信的問道。
 
   “那可不是?這G城里,最不缺的是什么?”
 
   映入眼簾的是一張成熟男人的臉,輪廓立體分明,眼睛被墨鏡擋住了,看不清模樣,菲薄的唇,此刻正說道:“需要送你去醫院嗎?”
 
   聽見這個聲音,夏沫腦海里浮現出什么,卻快的讓人抓不住。
 
   “不是,我撞了你,應該負責的,你看看需要多少錢,我付給你。”
 
   穆向東看了眼車子,車門處被電動車砸了幾個小坑,漆也花了點,但總體沒什么大礙,反正這車,也不是他自己的,穆澤西有的是錢,讓他去修好了。
 
   “沒什么大礙,不用你修了。”
 
   “那怎么行,是我撞的,我該負責的。”夏沫將飄到臉頰旁的頭發挽到腦后,聲音清麗的說道。
 
   男人戴著墨鏡的眼睛,在夏沫身上打量了一下,這個女人,約摸二十三四歲,身上穿著件藍色外套,外套外還罩了件圍裙,圍裙上還看得見點點油漬,腳上踩了雙帆布鞋,鞋頭處都有點磨破的痕跡。
 
   “不用了,我是機動車,我負全責。”
 
   正在兩個人為了要該誰承擔責任的時候,交警走了過來。
 
   簡單詢問了事情始末之后,交警做了判罰,圍觀的眾人,也散了開。
 
   “先生,真對不起,您的車子被我撞了,要不,您給我留個電話,修車的費用,我改天給您送過去。”夏沫喊住了要上車離開的男人。
 
   穆向東覺得,從這個女孩的打扮上分析,條件應該很一般,尋常人遇上這種事情,不訛人已經算是好的了,怎么這女孩還要使勁往上湊呢?!
 
   “不用了。”穆向東冷冷的拋下這句話,上了車子,驅車離開。
 
   夏沫望了望離開的車子,深深的呼了口氣,這個男人,渾身散發著一股生人勿近的凌然氣勢,有點讓人無法接近。
 
   抬手擦了下額頭上的汗,夏沫彎腰去扶電動車,才發現小腿處一陣疼,低頭一看,原來是剛剛摔倒的時候,電動車壓著,破了皮。
 
   這點小傷,對夏沫而言,真的不算什么。
 
   透過后視鏡,穆向東能看到那個年輕女孩,扶起電動車,端端正正的坐了上去,卻半天沒有動靜,又看著她將電動車的車架支了起來,開始搗騰起來。
 
   明明只是個一面之緣的小女孩,為何讓他,有種莫名的熟悉感?
 
   腳下剎車一踩,穆向東將車子停在路邊,拉開車門,折返了去。
 
   “怎么了?”夏沫正半蹲著,搗騰著電動車,就聽見了那個清冷的聲音在頭頂響起。
 
   “呃?”夏沫錯愕的抬頭,對上了男人的眼眸,此刻,那雙隱藏在黑色墨鏡之下的眸子,終于露了出來,狹長幽深,眸下,是高挺的鼻梁。
 
   “車,車子走不了了。”面對這個稱之為陌生人的男人,夏沫沒來由的心慌起來,說話都不利索了。
 
   穆向東沒有多言,擰著開關試了下,說了一句:“沒電了。”
 
   “呃?”很顯然,這個結論,讓夏沫萬萬沒想到。
 
   “先生,您真不用這么麻煩的,我要去的地方離這里很近,我走過去就行了。”直到坐上了副駕駛,夏沫都還在試圖說服這個要開車送她去幼兒園的男人。
 
   “哪里?”此刻,取下墨鏡的穆向東,依舊那樣的拒人于千里之外,聲音低沉溫和,聽不出來他的情緒究竟如何。
 
   “什么?”
 
   “去哪里?”穆向東重復了一遍。
 
   “七彩幼兒園。沿著這個路直走,路口右轉就到了。”夏沫一口氣說完,而后,車廂里陷入一片沉默。
 
   真的是很近的路程,沒兩三分鐘,就到了。
 
   “先生,謝謝您。”車子剛停穩,夏沫就慌著拉開車門,要下車。
 
   穆向東點點頭。
 
   夏沫下了車子,朝著坐在車內的男人招招手,直到看著男人開車離開,這才朝著幼兒園走去。
 
   “哥,您老人家是迷了路啊,還是迷路了,要我去接您不?”剛駛離幼兒園門口,穆念西的電話就又打了過來。
 
   “地址。”
 
   穆念西朝著空氣翻了個白眼,明知道哥哥穆向東根本無法看見,可她還是想做這個動作。
 
   “中心廣場的咖啡館。”
 
   “知道了。”輕打了方向盤,穆向東朝著目的地而去。
 
   而再次被人掛了電話的穆念西,又忍不住的再次翻了個白眼,這個哥哥,簡直太讓人操心了!
 
   “西西,你大哥到了沒有?”
 
   “路上了,我剛打電話又催了一遍。媽,你說這次能成嗎?”穆念西問道。
 
   蔣蘭英端起杯子喝了口茶:“都這么多年了,該忘記的,早該忘記了。”
 
   “可是,媽,我東子哥你兒子那性子,您又不是不知道,認死理的人,素心姐都走了這么久了,能放下,早就放下了。”穆念西撇撇嘴,說道。
 
   “你們三個,一個個都這樣,沒一個讓我省心的。”
 
   “哎,媽,我忽然想起來我還有約,先走了啊!”
 
   第2章
 
   七彩幼兒園,教師辦公室。
 
   “囡囡媽媽,你可算是來了!”夏沫剛進門,就聽見了王老師的聲音。
 
   “抱歉啊,來晚了。”
 
   辦公室里,一共三個小孩子,其中一個小孩子,正被一個女人抱住懷里哄著,而自己家的囡囡和寶寶,站在那里,囡囡在聽到夏沫的聲音之后,面上立馬變得高興起來,而寶寶在看見夏沫之后,原本皺著的小臉,也變得舒展開來。
 
   “媽媽。”
 
   “媽媽。”
 
   兩個孩子,一起喊了起來。
 
   夏沫奔了過去,半蹲著將兩個孩子一把抱住,問道:“沒事,媽媽在呢。”
 
   “王老師,我們按照你說的,等了老半天了,這家長也到了,你倒是說說吧,我家孩子在學校里被打了,該怎么解決吧!”那抱著孩子的家長,語氣不善的說道。
 
   “囡囡媽媽,是這么一回事。”王老師斟酌了一下,緩緩開了口:“今天上午室外活動課的時候,囡囡把小飛給打了,我問原因,可孩子死活都不肯說,小飛媽媽呢,又很緊張孩子。”對于夏沫家里的情況,王老師也是了解一些的,囡囡和寶寶又很聽話,王老師平時對這兩個孩子也是挺照顧的。反而是這個小飛,在班上屬于調皮搗蛋類型的,成天帶頭起哄。
 
   可這次,班上的孩子都看到了是囡囡先動的手,別看這丫頭個子不大,可打起架來,可真的是不會讓自己吃一點虧,光瞅著小飛那臉上的抓痕,就能看出一二了。
 
   “王老師,我知道了。”夏沫沖著王老師說了一句,而后將目光轉到兩個孩子身上。
 
   “誰能告訴媽媽,發生了什么事情?”
 
   寶寶看著夏沫,剛要開口,就被囡囡搶了先:“媽媽,人是我打的,我道歉,我認錯。”
 
   寶寶看著姐姐的臉,嘴唇動了動,卻沒吭氣。
 
   夏沫將兩個孩子的舉動看在眼里,柔聲問道:“寶寶,告訴媽媽,發生什么事情了?”
 
   可無論夏沫怎么問,寶寶都只是搖頭,不吭氣。
 
   “阿姨,人我是打的,我道歉。小飛,我不該打你的,可是你也打了我了,我們算是扯平了。”囡囡一板一眼的說道,眼神里卻帶著點警告,望著那個正窩在母親懷里的小男孩。
 
   聽著女兒這番說話,夏沫心里直搖頭,明明是自己先動手打人的,可這聽著,怎么還有理了,這孩子的個性,真不知道像誰!
 
   最終,在王老師的勸說下,小飛媽媽松了口,沒有追究打架的事情。
 
   夏沫連連道歉,不管原因如何,都是自己家的孩子先動手的,在夏沫的教育理念里,不管什么原因,動手打人都是不對的。
 
   “王老師,麻煩你了。”
 
   “姐姐,為什么不告訴媽媽?”寶寶扯了下囡囡的袖子。
 
   囡囡看著正跟著王老師說話的媽媽,收回視線,給了弟弟一個“你傻啊”的眼神,“不能讓媽媽知道小飛說的話,那樣,媽媽會傷心難過的。”
 
   “哦。”寶寶應了一聲,“可是,我們真的沒有爸爸嗎?”
 
   事情的起因很簡單,不過是今天天氣不錯,室外活動課的時間就延長了些,小飛從早上開始,就不停的炫耀著自己剛買的飛機模型,不停的說是爸爸買給他的。
 
   都是一群三四歲的孩子,正是對什么都感興趣的年紀,自然都往小飛跟前湊。
 
   孩子們唧唧喳喳的說著,就聽見有人問:“囡囡,怎么都沒見過你爸爸來接你放學啊?”
 
   “我爸爸常年出差,沒在G城。”囡囡饒有耐心的回答。
 
   “囡囡,你該不會沒有爸爸吧!”小飛接著說道。
 
   “你才沒有爸爸!”囡囡回嘴。
 
   “你就沒有爸爸,如果你有爸爸,那你讓給你爸爸打電話,讓他來接你放學啊,讓我們都看看!”三歲多的孩子,口齒還算伶俐,一長段話說下來,竟然沒有打一個停頓。
 
   “你等著,明天,我就讓我爸爸來接我們,讓你們看個夠!”
 
   “每個孩子都有爸爸的,所以,我們也有的。笑一個,媽媽要過來了。”
 
   “哦。”寶寶應了聲,看著走過來的夏沫,扯出一抹燦爛的笑。
 
   小劇場:
 
   人來人往的街頭,寶寶和囡囡胸前各自掛了個牌子,上書:爸爸,你去哪兒了?
 
   寶寶:姐姐,你看那個叔叔,夠不夠標準?
 
   囡囡望了一眼:不行,個子太矮。
 
   寶寶:姐姐,那個呢,夠高了吧?
 
   囡囡直搖頭:顏值不夠。
 
   寶寶眼前一亮:這個一定夠。
 
   囡囡揉了揉眼睛:上啊!
 
   兩個小包子如同離弦的箭一般沖了過去,抱住了某人的大腿,聲淚俱下:爸爸,你不要丟下我們啊?!
 
   某人淚目,這孩子,是誰家的啊?
 
   某蝦猥瑣一笑,穆大人,這是你的種哦,認不出來嗎?
 
   “囡囡媽媽,我知道你一個人照顧兩個孩子挺不容易的,可現在誰家都這么寶貝孩子,我希望你回去之后,好好跟囡囡說說,這丫頭,聰明的很,就是太好動了,這一點,寶寶就很好。”王老師推了推圓臉上的眼鏡,苦口婆心的說道。
 
   “我知道的,回去我會好好跟孩子說的,王老師,麻煩您了。”夏沫賠著笑臉。
 
   “不早了,你先領著孩子回去吧。”
 
   “好的,王老師。”
 
   目送著王老師離開,夏沫這才轉身,走向那站在樹下的一雙兒女。
 
   看著兩個規規矩矩站在那里的孩子,夏沫不忍苛責,上前一手抱住了一個,先是親了親寶寶的小臉,再是囡囡的,笑著說道:“走吧,咱們回家。”
 
   “不上學了嗎?”寶寶問道。
 
   “今天放假。”
 
   “耶,太棒了!”囡囡開心的叫了出來,“媽媽,快點,我去幫你收拾攤子。”
 
   夏沫抬手給囡囡擦了擦額頭上的汗,“你呀,就知道惹事。”
 
   “啊呀,媽媽,快走啦,不然就來不及咯!”囡囡嘻嘻一笑,哄著說。
 
   寶寶看姐姐這幅著急的模樣,也跟著催促道:“媽媽,快點,會晚的。”
 
   “好,都是媽媽的好幫手,來,寶貝們,回家咯!”
 
   夏沫左手牽著兒子,右手牽著女兒,站在中間,一家三口,有說有笑的朝著家的方向走去。
 
   “媽媽,明天可以不上學嗎?”
 
   “囡囡不喜歡學校嗎?”
 
   囡囡想了想,說道:“也不是,只是要上學的話,就不能幫你干活了。”
 
   “對呀,反正幼兒園也沒什么好玩的,我也不要去了。”寶寶見姐姐這么一說,也跟著說開了。
 
   聽著兒女懂事的話,夏沫心中一陣酸楚,孩子這么懂事,只會讓她的心里,更難過。
 
   眼角發澀,夏沫揚了揚頭,將眼淚逼回,笑著說道:“囡囡和寶寶都還小,媽媽不需要你們幫忙,只要你們好好上幼兒園就可以了。可以嗎?”
 
   “幼兒園很花錢的!”
 
   “沒事,媽媽有早點攤啊,可以掙錢的。”
 
   “真的嗎?”
 
   “真的,媽媽什么時候騙過囡囡。”
 
   囡囡秀氣的眉頭,皺了下,而后又舒展開:“那以后也不許騙囡囡哦!”
 
   “寶寶也是。”寶寶牽著媽媽的手,追著說。
 
   “好,媽媽答應囡囡和寶寶,永遠都不欺騙你們,好不好?”
 
   “要拉鉤才算數。”
 
   “對,拉鉤。”
 
   “好,拉鉤鉤,一百年,不許變!”
 
   中心廣場,咖啡館。
 
   四月初的天氣,已經見得到一點熱氣了。衛蒙走進咖啡館的時候,開著的冷氣,還是讓她禁不住打了個冷噤,這冷氣,開的有點大了。
 
   抬腕看了看手表,距離約定的時間,還有五分鐘,她一向是個守時的人,即便是相親這種事情,她也從來不會遲到。
 
   年輕的侍者領著衛蒙到了指定的位子,在等候點單的時間里,男侍者禁不住抬眼偷偷多看了衛蒙幾眼,身形窈窕,穿著時尚,漂亮而自信,這種女人,放在哪里,都會讓人多看上幾眼的。
 
   “一杯咖啡,先這些。”衛蒙合上餐單,漂亮精致的指甲,在燈光的照射下,為那雙白皙的手,更是添了幾分光彩。
 
   “好的。”年輕侍者收了單子,弓了下腰,轉身離去。
 
   提包里,傳來一陣鈴聲。
 
   “媽媽,”接通電話,衛蒙喊了一聲,聲音柔柔的。
 
   對方也不知道說了些什么,只聽得衛蒙似是有點抱怨的聲音響了起來:“我都已經到了,可是,您說的那個多么好的人呢?”
 
   話音剛落,就聽見一個略帶磁性的聲音響起:“抱歉,路上堵車。”
 
   衛蒙抬頭,剛毅的五官和面部輪廓給人一種沉穩的氣勢,凌厲的眼神里古井無波,她的心,瞬間有點亂了節奏。
 
   “媽媽,我不和你多說了。”衛蒙對著手機低聲說了一句,就掛了電話,人也跟著站了起來,問了一句:“穆向東?”
 
   “衛小姐,有件事情,我要跟你說清楚。”男人的語氣,冷淡卻疏遠。
 
   “你確定要站著講話?”衛蒙問了一句。
 
   男人濃眉一挑,拉開椅子,坐了下來,身形筆直。
 
   衛蒙了然,這人,即使沒穿那一身橄欖綠,也還是處處能看出痕跡。
 
   衛蒙拿著勺子攪動著面前的咖啡,而對面的男人,從坐下到現在,不過就只說了一句話:“衛小姐,我是不會結婚的!”
 
   衛蒙放下了勺子,端起咖啡淺酌了一口,笑意拂上了臉頰,問道:“穆向東同志,能問您個問題嗎?”
 
   “請講。”男人回答的禮貌而得體。
 
   衛蒙揚起臉,和高出她大半個頭的穆向東對視,絲毫不懼怕這人的冷漠,抬手指了下周圍的,問道:“我們這是在干嗎?”
 
   男人的濃眉挑了下,語氣依舊疏遠:“衛小姐,我們不適合。我喪偶多年,年紀又大,居無定所,沒有精力照顧家庭。”
 
   白皙的手指摩挲著描金骨瓷咖啡杯的邊緣,衛蒙了然的笑笑,反問道:“看來您對自己的定位,倒還真的是,挺獨特的。”
 
   什么這些那些的,說白了,人家就一句話,我們不適合。
 
   可是,女人啊,真是個奇怪的物種,越是不常見的,她還是越要去嘗試。而眼前這個穆向東,還真的是就對了衛蒙的胃口了。
 
   還別說,面前的人,渾身上下散發著一種陽剛味道,讓衛蒙的心,蠢蠢欲動。
 
   看來,這春天啊,真的是要來臨了!
 
   這不,窗外的桃花,開的正艷!
 
   第3章
 
   對于今天的相親,如果不是為了給家里有個交代,穆向東臨陣脫逃的念頭都起了,可良好的教養讓他覺得,應該跟對方說清楚。
 
   “衛小姐。”
 
   “衛蒙。”衛蒙糾正他。
 
   “衛小姐,我沒有再婚的打算。這次相親,是因為家里的緣故,我會告訴他們是我的原因,與你無關。”語氣較之剛才,多了點溫和,可眼底,依舊沒有太多的情緒。
 
   衛蒙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,對于穆向東的情況,她來之前就聽媽媽提起過,對方喪偶多年,新婚妻子死于車禍,那之后,這人就再也未娶,一心撲在了事業上,職務倒是越來越高,可這感情生活,匱乏的跟張白紙一樣。
 
   認識穆向東的人,在唏噓他對亡妻的深情厚誼的同時,也都希望他能夠重獲愛情。
 
   就衛蒙自身的條件和家世看來,也算很不錯,年紀輕輕就出任了西北集團人事部副總,年輕靚麗,工作能力出眾,照理說,比穆向東條件好的人多的是,可衛家看中的,更是穆家這棵大樹,更何況,穆向東除了有一次短暫的婚姻之外,其他的,倒真的一點毛病都挑不出。
 
   想來,衛蒙對這次相親,也沒抱什么希望,只是奉命完成,可緣分就是這么的奇妙,只第一眼,她就看上了這個男人,對穆向東,她充滿了興趣。
 
   香醇的咖啡在唇齒間流轉,女人悅耳的聲音伴隨著鋼琴曲響起:“穆向東,不試試看,你怎么知道,你不會再愛上其他女人?”
 
   衛蒙生的很美,是那種艷麗的美,畫著精致的妝容,就連指甲,也是精心裝飾過的,穆向東望著眼前的女子,她的笑容明媚溫婉,落落大方的姿態,令他想起了藏在心中的那個人。
 
   “穆向東,我喜歡你,你要不要試試看,和我談戀愛啊?”曾經,也有一個那樣明媚溫婉的女人,笑著這么問他。
 
   面對感情,穆向東是木訥的,這和他多年的軍旅生涯有關,可是,就是那樣一個明媚的女人,叩動了他的心弦。
 
   素心……,
 
   穆向東的腦海滑過這個名字,這個至今想起,仍夠令他胸口痛楚的女人,那種痛,不再是最初失去她的那種刺痛,而是麻木的痛楚,似乎,早已經習慣了這種痛楚,時不時的來襲,他的心,破了一個小小的洞,似乎,永遠,都無法愈合了。
 
   穆向東想,此生,他會帶著這份痛楚,和他們之間的美好回憶,獨自一人走完余生,然而,生活,總是會給我開著不大不小的玩笑,就比如此刻,一個叫衛蒙的女人,跟素心一樣有著明媚笑容的女人,坐在他的對面,對著他說:
 
   “穆向東,不試試看,你怎么知道,你不會再愛上其他女人?”
 
   衛蒙的笑容和素心有些像,看著那張精致的臉龐,穆向東的心弦被輕輕觸動了一下。
 
   穆向東并不是個話多的人,他沉默慣了,第一次的見面,并沒有持續多長時間。
 
   對于衛蒙提出的建議,穆向東答應了,但是,他并不能保證就能對衛蒙做出任何承諾。
 
   “衛小姐,我不能給你任何承諾。”穆向東的話,說的很直白,他不可能在沒有忘記亡妻的前提下,就開始一段新的感情,他這么坦誠,倒是讓衛蒙有點吃驚。
 
   生意場上,來來去去的人見得多了,人人都帶著一張面具,明明是很討厭的人,卻能夠和你相談甚歡,而穆向東的坦誠,讓衛蒙感到了很大的尊重。
 
   這個男人,在談及自身情況的時候,絲毫不掩飾對亡妻的深情,可是,正是這種深情,更加吸引了衛蒙。
 
   不過是一個已經死去的人,衛蒙相信,在今后的相處中,能夠打動他,進駐他的心。
 
   離開咖啡館的時候,室外,陽光正好。
 
   衛蒙對穆向東說自己沒有開車來,希望穆向東能夠送她回家,穆向東挑了下眉頭,應了好。
 
   衛蒙今天穿了一條長裙子,而穆向東的牧馬人有點高,上車的時候,有點不方便,但這也僅僅是個小插曲,絲毫沒有妨礙衛蒙的好心情。
 
   “穆向東,你明天有空嗎?”衛蒙是個主動的女人,這一點,跟素心有點像,當年穆向東和素心的婚姻,也是素心主動追求的他。
 
   “不一定。”
 
   “哦。”說不失望是不可能的,但衛蒙懂得徐徐圖之的道理,對這個男人,不能操之過急。
 
   或許是不忍心看到那張跟素心相似的眼睛里的失望,穆向東的眉頭微挑,低聲說道:“改天,我會跟你聯系的。”
 
   衛蒙所居住的小區,是城里新開發的別墅區,綠化做的非常好。
 
   正值四月,大片大片的桃花,爭相競艷,衛蒙微仰著頭,臉上帶著明媚的笑,身旁站著的男人,高大挺拔,這幅畫面,真的是美極了!
 
   當然,這一幕,恰好落入了別墅二樓站著的一個人的眼底。
 
   “蒙蒙,相親怎么樣?”剛進家門,衛蒙就聽見了媽媽蒙淑媛的聲音。
 
   “媽,你不是都看到了嗎?還問?”衛蒙換下鞋子的同時,回答到。
 
   “穆家那孩子,小的時候倒是見過幾次,這之后就沒經常見了,聽說這幾年職務一直在升,蒙蒙啊,你年紀也不小了,把握住!”
 
   “行了,媽媽,我知道了。累了,我上樓去躺會。”
 
   “去吧,飯好了再喊你。”蒙淑媛笑瞇瞇的對著女兒說道。
 
   送了衛蒙回家,穆向東駕著車就離開了,剛剛駛入高架橋,就接到了穆澤西的電話。
 
   “東子,你在哪兒?”
 
   “有事?”
 
   “嫮生下個月生日,我提醒下你,等小公主生日過完了,你再銷假。”穆澤西口中的嫮生,是小叔穆時和盛歡的獨生女兒。
 
   “知道了。”穆向東心里明白哥哥穆澤西這么說,不過是找個借口,提醒自己在G城多待幾天,多陪陪家人。
 
   “哎,聽念西說你跟人相親去了?怎么樣?”穆澤西手持電話,對來人點了點頭,示意對方先坐。
 
   “我在開車。”說完,電話就被人切斷了。
 
   看著被弟弟掛斷的電話,穆澤西扯扯唇角,將手機丟在桌上,看向來人,問道:“有事?”
 
   “寶寶,媽媽抱你?”夏沫牽著兒子,低聲問道。
 
   “不用,寶寶自己可以的。”三歲多的小男孩,揚著頭,沖著媽媽笑了笑。
 
   “寶寶真乖。”夏沫贊許的說了一句。因為寶寶先天不足的緣故,夏沫對這個小兒子,總是關心的多一些,而身為姐姐的囡囡,也很懂事,從小就知道照顧弟弟,姐弟二人,格外的聽話。
 
   夏沫一手牽著一個孩子,三個人朝著停放電動車的人行道走去,陽光下,能夠聽見兩個孩子的說話聲和年輕女子的嗓音,一家三口,在這個明媚的春天里,朝著幸福的目標而去。
 
   這是一處位于城郊的四合院,周圍都是像這樣的舊房子,墻壁上隨處可見寫著大大的拆遷字樣。
 
   “囡囡和寶寶回來了啊!”街口的大槐樹下,老太太們三三兩兩的在樹下閑聊,有摘菜的,有戴個老花鏡在納鞋底子的,看見夏沫推著電動車,身后跟著兩個孩子走了過來。
 
   “王奶奶好,李奶奶好……”囡囡嘴甜的打著招呼,寶寶牽著姐姐的手,也跟著姐姐的聲音后面,喊著人。
 
   “好,真是乖孩子。”囡囡和寶寶長得俊俏,嘴又甜,還特別懂事,這一片的老人家,都挺喜歡著兩個孩子的。
 
   說起夏沫,這里的老街坊都贊不絕口。夏沫搬來這里也有大半年了,剛來的時候,對這個年紀輕輕就帶了兩個孩子的單親媽媽,眾人自然是頗有些奇怪的,而租房子給夏沫的房東,起初并不樂意將房子租給一個外來人口。
 
   后來,是同院的張秀蘭出來作保,房東才同意把房子租給夏沫。
 
   一晃,大半年都過去了。這四周的街坊,都消除了對夏沫的歧視,變得和善起來。
 
   “夏沫啊,聽說咱們這里快拆了,你得準備準備了。”說話的是隔壁院子的王奶奶,自己跟老伴兩個人就住了一間屋子,剩下的,都出租出去了。
 
   “王奶奶,什么時候啊?”
 
   “誰知道呢!街道都給我們發了通知了,指不定哪天都拆了。唉,我還真舍不得這里!”提到這個,王奶奶心有戚戚,故土難離,在這里,住了幾十年了,真拆了,連根都沒有了。
 
   “喲,怎么這么久才回來?”聽到動靜,張秀蘭從四合院里走了出來。
 
   “嬸子,車子沒電了,就耽誤了點時間。”
 
   “沒事,我喊你大哥把車子推進去。”說完,張秀蘭就扯著嗓子沖著院子里喊了一聲:“趙富貴!”
 
   “嚷嚷什么!”一個中年男人走了出來。
 
原文鏈接:https://www.9yread.com/book/10000683/4鏈接可以直接點哦)
更多福利及優惠信息歡迎關注九閱官方微信:九閱小說(jiuyuexiaoshuo),回復“福利”領書券免費看書喲~        
TA共獲得: 威望:0|評分共:0
發表于: 2018-06-13 15:43

原來是小說啊
TA共獲得: 威望:0|評分共:0
發表于: 2018-07-09 09:22

女主的經歷也太曲折了吧
TA共獲得: 威望:0|評分共:0
發表于: 2018-07-09 09:22

作者對男主的外貌描寫的很入骨啊
TA共獲得: 威望:0|評分共:0
發表于: 2018-07-09 09:46

其實現實來說,衛蒙才是最適合男主的人吧
TA共獲得: 威望:0|評分共:0
發表于: 2018-07-09 09:47

女主心太大了,住在別人家里還不鎖門
TA共獲得: 威望:0|評分共:0
發表于: 2018-07-09 09:47

不過她這樣的平民女子又怎么會認識富人并借住在別人家里呢
TA共獲得: 威望:0|評分共:0
發表于: 2018-07-09 09:48

一次就中,還是雙胎,太神奇了吧
TA共獲得: 威望:0|評分共:0
發表于: 2018-07-09 09:48

這讓那些長年懷不上孩子的人情何以堪呢
TA共獲得: 威望:0|評分共:0
發表于: 2018-07-09 09:50

男主睡得有那么沉么?太不尋常了吧
TA共獲得: 威望:0|評分共:0
發表于: 2018-07-09 09:50

穆家是大家族吧,會不會讓女主進門哦。
TA共獲得: 威望:0|評分共:0
發表于: 2018-07-09 09:50

不過女主有龍鳳胎在手,應該會簡單一點了
TA共獲得: 威望:0|評分共:0
發表于: 2018-07-09 09:52

哪個女孩子在遇到這種事了還要留下孩子啊
TA共獲得: 威望:0|評分共:0
發表于: 2018-07-09 09:52

除非是一開始就想好了用孩子鋪路
TA共獲得: 威望:0|評分共:0
發表于: 2018-07-09 09:52

不過囡囡和寶寶這兩個小孩還真是惹人愛啊
TA共獲得: 威望:0|評分共:0
發表于: 2018-07-09 09:53

一個單身女人帶著兩個孩子還養一個老人,不可能吧
TA共獲得: 威望:0|評分共:0
發表于: 2018-07-09 09:54

貌似現在兩個大人養一個小孩都好吃力的啦
TA共獲得: 威望:0|評分共:0
發表于: 2018-07-09 09:54

女主的父母親呢?這身世夠慘的
TA共獲得: 威望:0|評分共:0
發表于: 2018-07-09 09:55

為毛一夜纏綿的兩人再遇竟然會認不出來哦
TA共獲得: 威望:0|評分共:0
發表于: 2018-07-09 09:55

單親家庭的孩子確實在學校會遇到這種情況
TA共獲得: 威望:0|評分共:0
發表于: 2018-07-09 09:56

所以說家庭美滿的環境更能培養出好的孩子
TA共獲得: 威望:0|評分共:0
發表于: 2018-07-09 09:56

像男主這么長情的男人很少見啊
TA共獲得: 威望:0|評分共:0
發表于: 2018-07-09 09:56

一般的男人哪個不是老婆前腳走,后腳就找新的情人了
TA共獲得: 威望:0|評分共:0
發表于: 2018-07-09 09:57

所以說這才是打動衛蒙的真實原因吧
TA共獲得: 威望:0|評分共:0
發表于: 2018-07-09 09:57

不過衛蒙再怎么折騰也是枉然了,女主已經有兩個孩子在手,勝券在握
TA共獲得: 威望:0|評分共:0
發表于: 2018-07-09 09:58

男主既然是長情的人,那么只要知道有兩個孩子的存在,很快就會接受女主了吧
TA共獲得: 威望:0|評分共:0
發表于: 2018-07-09 09:58

這么容易就摸到豪門的門了
TA共獲得: 威望:0|評分共:0
發表于: 2018-07-09 09:59

擺早餐檔很累的哦,早上二、三點就得起來。
TA共獲得: 威望:0|評分共:0
發表于: 2018-07-09 09:59

很佩服女主的容貌沒有半點折損
TA共獲得: 威望:0|評分共:0
發表于: 2018-07-09 10:00

當兵的男人就是比較有魅力,一舉一動都正氣凜然
TA共獲得: 威望:0|評分共:0

快速回帖 使用(可批量傳圖、插入視頻等)

表情
寫好了,發布  Ctrl + Enter 快速發布
宁夏11选5走势图